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书 > 军事历史 > 大明王冠 > 第五百零八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

今夜月圆,阖家团圆。

黄昏笑抬头看了看月亮,低头看着于彦良,温和笑起来,眉眼间都是男人之间才有的情意,“走吧,一起去吃月饼。”

经历过生死的男人之间,可称之为兄弟。

尽管很戏剧。

于彦良孤身寡人一个人在京畿,就没想过这个中秋要过得隆重,连月饼都没去买,怀里揣了个月饼还是男镇抚司发的福利。

闻言嘿了一声,“那感情好。”

许吟在一旁扯了扯嘴角,“我怎么觉得你就是为了月饼才来的?”

于彦良一巴掌呼许吟肩膀上,“看不惯?”

你打我啊。

许吟无语,我真打你你就得跪。

论打架,于彦良比一般的缇骑强,但和许吟比起来,差距有点明显。

三个男人同回黄府。

回到黄府一看,好家伙,怎的这么多人?

全部聚在堂屋前的大院子。

徐妙锦,绯春,娑秋娜,乌尔莎,卡西丽,穆罕穆拉,慕容清梅,上官紫霞,司徒娜扎和欧阳热巴,还有四个黄昏记不住姓名的西域女子,全部都在。

皆着明朝女子襦裙。

黄观。

吴溥,吴与弼,吴李氏,张红桥。

唐青山,张涟,唐赛儿。

这就已经二十一个人,再加上黄府所有的奴仆小厮厨娘和丫鬟,人头攒动,约莫一算,七十来个人,这还没算在发电房里的三个汉子。

如今那三个汉子尝到了甜头,他们一个月赚的钱,和黄府管家差不多。

当然,所谓的管家也就是统一管理奴仆和小厮。

并无大权。

黄府真正的大权掌握在徐妙锦手中。

徐妙锦和娑秋娜站在堂屋阶前,阶下摆放着一张大香案,上面有序的放着贡品,其中最显眼的是西瓜和月饼。

黄昏心中明了,这是迎寒和祭月。

中秋毕竟是重大节日。

看见大官人归来,绯春雀跃着嚷道:“姑爷姑爷,这边这边,祭月祭月,就等你了。”

像个小女孩。

黄昏会心一笑,越过人群来到香案前,问道:“月神像呢?”

徐妙锦努努嘴,“喏。”

黄昏看过去,果然,按照习俗,月神像是要摆月亮那方的位置,于是转身看向黄观和吴溥,“请两位叔父来一起祭月。”

黄观哈哈一笑,上前。

吴溥犹豫了下,也没客套,亦上前和黄观并肩而立。

黄观笑道:“我虽未汝之叔父,不过今时黄府你乃一家之主,你亦应祭月。”说完拿起三根香,递向黄昏。

黄昏暗爽,叔父黄观这是开始尊重自己了。

上前结果香。

于是三个地位最高的男人一起祭月。

祭月之后,是切月饼,然后士子男人们会坐在一起喝酒赏月,吟诗作对,而妇女儿童则会一起燃放灯笼,或者去河里放水灯。

切月饼是主妇的事情。

很快,管家上前把在场的人数报了上来。

黄昏问管家可曾算过于彦良和许吟的家人,管家摇头说没算,黄昏问于彦良和许吟,你家有多少人,许吟和于彦良立即回答数字。

黄昏沉吟半晌,对妻子徐妙锦说道:“别忘了你爹娘和我爹娘,已经婶娘和姐姐她们。”

都是仙逝者。

今夜月圆,也应为她们留月饼。

徐妙锦颔首,结合管家报上的庶子,加上许吟和于彦良家人,再加上一些仙者,徐妙锦有些头皮发麻,一百多号人呢。

她有些为难。

看向娑秋娜。

你就算没有平妻的名分,但你有平妻之实。

娑秋娜不懂,“我也可以?”

黄昏颔首,语重心长,很有家长的风范,大手一挥,“中原文化,切月饼是主妇的事情,你当然算是黄府的主妇,锦姐姐怀有身孕,要切这许多会很累,你就操劳一下罢,对了,月饼要切成莲花状,切多少块你问一下锦姐姐,不能多一块,也不能少一块。”

古人过中秋还是很讲究的。

娑秋娜看了一眼徐妙锦。

徐妙锦点头。

娑秋娜于是小心翼翼,“那我真切了?”

黄昏嗯了声。

下人们都在等着分月饼——当然不仅仅是分月饼,大家吃的是一个气氛,实际上早在上午,徐妙锦就管家把月饼发了下去。

今晚上分月饼的时候,每个下人还会有一个小红包。

图个喜庆。

这也是黄府的规矩。

黄昏也不想打扰了下人们的气氛,对许吟和于彦良道:“两位,去主院,搬一张椅子到院子里,准备六张椅子,摆上好酒,等下等厨娘分了月饼后,端点小菜到主院去。”

喝酒赏月,人生快事。

不过在封建时代,是有阶层的,所以能在主院喝酒的都是有身份的男人。

女人不行。

徐妙锦在一旁啐道:“早就摆好了。”

黄昏嗯嗯点头。

于是大家在一旁帮着娑秋娜,看着她切月饼,帮着她数,在万众瞩目下,流亡异国他乡的娑秋娜眼睛里闪耀着光彩,脸蛋儿彤红,鼻尖浮起了一层密密的细汗。

徐妙锦便拿了锦帕帮她擦拭。

然后由婶儿吴李氏来发月饼,发一份月饼加一个小红包,院子里的气氛瞬间到了**。

嚷嚷了许久,奴仆们看过小红包后心花怒放,一起谢过主家后,吃着月饼去忙事了——主院里有三四桌饭菜要上。

黄昏又让吴与弼去给发电房的三个汉子送去月饼和红包。

然后笑着说吃饭了罢。

黄昏、徐妙锦、绯春、娑秋娜、乌尔莎等十一个西域女子,皆去往主院,黄昏又去有请吴溥一家,叔父黄观,唐青山一家去往主院就餐。

没喊于彦良和许吟。

这俩货现在自来熟了,径直就去了主院。

在主院落座,黄昏、黄观、吴溥、吴与弼、许吟、于彦良、唐青山一桌,徐妙锦、绯春、娑秋娜、张涟、吴李氏、唐赛儿、张红桥一桌,乌尔莎、卡西丽等十一个女子一桌。

黄昏起身,众人也纷纷起身。

黄昏端着酒杯对众人道:“明月几时圆,把酒问青天,今日我等高歌饮酒,且不看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但求一个在座诸位皆能阖家团圆,我干了,你们随意!”

说完一饮而尽。

除了徐妙锦和绯春、唐赛儿、吴李氏和张红桥,其余人哪怕是女子,也皆一饮而尽。

尤其张涟,端的是豪爽。

女侠风情毕露无遗。

放下杯盏,黄昏给叔父黄观、吴溥倒酒,许吟和于彦良、唐青山三个人互相斟酒,黄昏又给自己满上,看着济济一堂,情绪流露的道了句真好。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齐齐的。

而我黄昏,守护大明的同时,也一定会守护好这幸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