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爱看书 > 玄幻奇幻 > 农家肥妻有点田 > 终章 跨越千年的捕猎,光与暗的救赎

天主诞生之时,当时的世界一片洪荒,人类被各种不同的种族欺压、夺掠,天主正是几位人类的救世主之一,天主与众位救世主为人类的种族延续争取到了一席之地,而在天主从凡人飞升为真神的时候,他将自己的心灵一分为二,光明而仁慈的主人格升到天国成为了上帝,受信徒膜拜,而天主因杀戮异族时产生的嗜血黑暗面,则留在了人间,留在了他飞升的地方。

还有一本天主至强的预言神物,它就是可以帮助天主预言未来的先知,是和天主一起飞升的。没有人知道,天主飞升的时候,这本神物也是将自己的光明面与黑暗面分离了,这本神物与的主人一样,陪主人飞升的是自己的光明面。

飞升的神物叫做上帝之书,神物留在凡间的黑暗面,则叫恶魔源典。如今恶魔城的恶魔源典,它的前身就是上帝的先知。

当年德古拉深入城堡地下世界杀死并吞噬了的那个怪物,就是上帝留在人间的另一个自己。黑暗与光明一体同生,凡间的黑暗面消失了,天国的上帝也无法继续存活,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天国的上帝便被杀死了,德古拉却不知道自己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报了仇,让天堂为了寻找“失踪”的父神而一片大乱。

吞噬了上帝黑暗面的德古拉,成为了上帝飞升之地的主人,即是恶魔城的主宰。

存有人性与光明面的本我,与上帝的黑暗面结合在一起。造就了越来越强的德古拉,甚至他自己都浑然不知他就是新的上帝,德古拉每一天都在憎恨着天父。于是有一天,恶魔源典唤醒了沉睡的特雷夫,因为它预知到了危险会找上门来,那一种能威胁到它自己和主人的致命危险。当时德古拉才刚变成吸血鬼不久,这位浑然不觉自己就是新上帝的吸血鬼,刚经历过丧子之痛的他发誓要人类和教廷付出代价,早就出去报复教廷了。

就在德古拉外出的这段期间,恶魔源典唤醒了特雷夫。和他进行了一次秘密的会面。并将恶魔城的起源和上帝的死亡告诉了特雷夫。

恶魔源典预见到了未来天堂会因为上帝“失踪”而大乱,地狱之王则趁着天堂混乱偷取到上帝的权杖,以前羞辱过撒旦的德古拉,是撒旦必然要报复的目标。可撒旦太过狡猾了。只要德古拉在他就不会现身。时时刻刻躲着德古拉,利用上帝的权杖收集信徒对天主的信仰之力来壮大自己。等到他利用权杖强大到再也不用怕德古拉的时候,德古拉就危险了。

而恶魔源典要特雷夫做的。就是想尽办法灭掉撒旦,将危险扼杀。

至于如何灭掉撒旦,抱歉,恶魔源典秉承了自己身为上帝之书黑暗面的恶劣本性,它很坦然的告诉特雷夫,你自己想办法吧,它不管,想不出办法未来一起完蛋。所以之后就只能靠特雷夫想办法如何引诱撒旦出来,设计在撒旦没用上帝权杖吸收信仰强大到一定程度前如何消灭他,于是就有了他和西蒙同行前来见德古拉的一幕。

当时特雷夫给德古拉提出的计划就是,让德古拉被贝尔蒙特家族的后人一代一代的封印,让他越来越虚弱,特别要让撒旦的侍者能见证到德古拉和贝尔蒙特家族的宿仇相杀最好,就是要演给撒旦看,等撒旦按耐不住跑出来,就是德古拉和特雷夫父子联手干掉他的时候。

结果让特雷夫和西蒙出乎意料的是,本以为德古拉会拒绝这个提议,却不曾想他们很容易就说通了德古拉配合。

他们说通德古拉的理由,特雷夫只是不想让他和母亲喜欢的世界,被撒旦破坏的一塌糊涂。德古拉依然深爱着妻子,比起特雷夫,他更不愿有朝一日撒旦为了找自己寻仇,殃及到妻子爱着的故土。

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德古拉和贝尔蒙特家族的所有人,都不能记得一丝一毫的真实历史,否则很可能会露出破绽,撒旦如何的狡猾自然是不用多说的,被他看出来了什么问题他会更加小心的隐藏,抱着上帝权杖吸收信仰之力。

所以,德古拉和贝尔蒙特族人,必须骗到自己也认为假象都是真的,结果自然是德古拉去求助了死神,还不能让德古拉自己动手。死神为德古拉和西蒙篡改了记忆,将真实记忆篡改成贝尔蒙特家族世代与吸血鬼为敌,只留下了一个记得真相的特雷夫,德古拉彻底忘掉了和特雷夫、西蒙的谈话,并以他们两个封印了自己的假象记忆替代了真实记忆,于是,德古拉从此就世世代代的守在城堡,等贝尔蒙特的族人杀进来封印自己。

每一次的封印,都会让德古拉更为冷静、理智,被更深邃孤独和空虚包围,还会让他一次比一次虚弱。最后虚弱到了贝尔蒙特族人足够杀死他的程度,德古拉死后特雷夫现身过一次,并参与了让恶魔城“逃”到另一个世界的过程,德古拉被自己的孩子,自己的后代杀死,这是多么讽刺又让撒旦爽快的好事?下了这一剂猛药,撒旦就忍不住出来了。

德古拉都死了,他还有什么好怕的?自然要大摇大摆的出来,趾高气扬的去报复德古拉的后代。

只可惜德古拉的后代,贝尔蒙特家族全员很巧合的都随恶魔城穿梭到了另一个世界,对于曾被德古拉羞辱过的事,撒旦始终无法释怀,于是便试图寻找恶魔城所在的世界。

撒旦最终还是找到了恶魔城在何处,不过生性狡猾的他并没有立刻降临到那个世界,而是派了一个分身伪装后混进了一个中立秩序阵营——时光守护者。

不得不说,撒旦为自己分身做下的伪装也很巧妙。他小心起见用的方法,很巧妙的也是篡改记忆,他将自己分身的记忆篡改成了一个魔幻世界的少女……薇林。潜意识里都认为自己是个普通少女的薇林,借机接近了李岩的队伍,最终和他一起进入了艾萨拉斯执行纠错任务。

只不过超出撒旦意料的是,特雷夫也化妆成有角幻也跟过来了。之所以特雷夫告诫过母亲,让她在外人面前称呼他有角,就是避免被薇林的耳朵听到什么不该听的,他吸血鬼对于鲜血和体味的敏锐感官,从一开始就能闻到薇林体内散发出来的恶心硫磺味。和撒旦一样讨厌的味道。可惜被篡改了记忆的薇林。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撒旦的分身,还盲目的仰慕着特雷夫化身的有角幻也。

当时薇林在多兰比亚,意外接到了孙谦的通讯,那时候特雷夫的计划差点因为这个男人功亏一篑。这个智慧近妖的男人似乎凭借一些几近不可能的线索。就抓住了什么重要的事。想要通过耳机给薇林传达他想到的推理……这次任务真正的恐怖之处,根本不是德古拉,不是吸血鬼。而是一场神系之间的战争。当时孙谦接下来想要说却没说出来的话就是,他想投靠到薇林这一边的神系战线,以求薇林庇护李岩和自己渡过本次任务。

是的,孙谦察觉到了薇林的不正常之处,薇林不同寻常的恶魔系召唤能力,与她每次表现出来的记忆断层,都足够让孙谦这个妖孽想到太多太多的事了。

而现在乔里为何会失去吸血鬼的力量?

很简单,因为撒旦的真身就在虚空王座上坐着,他正翘着二郎腿靠在王座的椅背,嘴里哼着不知名的歌谣,用一把枯树杖顿在王座旁边,切断了乔里和恶魔城之间的联系,绝了乔里调动城堡魔物过来捣乱的可能,并用这柄木杖不断净化着乔里的吸血鬼之力,用上帝的力量让乔里飞快的变回凡人之身。

坐在虚空王座上的撒旦,等了许久都没见到外面有动静,他不耐烦的换了条腿继续翘了起来,至于现在撒旦的形象……还是那具分身,撒旦使用的是薇林的外形,只不过满身的黑色沥青和脖子上血淋淋的伤口,与两只黑漆漆的眼眶,使这个模样的小女孩看上去狰狞可怖,再加上撒旦时不时的神经质笑着,大殿内仿佛都蔓延出了一种狂热又疯狂的气场。

撒旦等的就是这一刻,如果德古拉身处王座的宫殿内,撒旦就算用上帝权杖净化了德古拉的吸血鬼之力也没用,因为城堡能随时调动出无穷无尽的鲜血为德古拉补充力量,但撒旦找到了进入恶魔城还不会被德古拉察觉自己真身的机会,利用了李岩等人的便利,借助分身的假死趁着那被他讨厌的两父子决战的机会,他潜入了能够直接对恶魔城下达命令的城主大殿。

城堡是德古拉源源不断的后续力,这下先是切断了德古拉和城堡的联系,看他怎么借用城堡的力量!有上帝权杖在手,撒旦就等于有了一部分上帝的力量,净化德古拉的吸血鬼之力他也无法恢复了!

这会儿的德古拉,失去力量后是不是充满了恐惧?只要想到德古拉像个小老鼠一样瞪着恐惧的小眼睛四处乱看,撒旦就爽快的抱着肩膀吭哧吭哧疯笑,他现身用的薇林肉身,那勉强拼合在一起的头颅几欲从脖子上被他笑得晃下来。

与此同时,蹲在特雷夫尸体身边的乔里,也是从特雷夫漫长的记忆中苏醒了过来。

“我吞掉的那个怪物,原来就是上帝的黑暗面?”喃喃着这段话,乔里看向了特雷夫安详的脸,他擦去了自己眼角的泪滴,毫不在意自己失去的力量,乔里的眼中只有特雷夫的脸:“就是为了让我按照预言那样,成为新的上帝,可这么做值得么?如果我连自己的孩子也保护不了,算什么上帝?”

暗红色的风衣在此时,从乔里身上脱落了下来,融化成了黑红色的老血流在了地上,这代表着乔里的吸血鬼之力几乎被净化殆尽,甚至连外衣都无法维持下去。他露出来的上半身,暗灰色的皮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红润、白皙。这是他吸血鬼之身变为人类时的特征。

左臂的金属利爪,腰间的骷髅腰带,双腿的鬼影战靴,这些具有超凡力量的器具在乔里失去了吸血鬼之力后,纷纷从他身上脱落了下来,此时的乔里看上去就像个衣衫褴褛,弱不禁风的普通人。

他的头发,也从纯黑色变成了棕色,眼眸不再是深红,碧蓝色的眼眸充斥着淡淡的哀伤。乔里抱起了特雷夫的上半身。小心翼翼的托起了特雷夫的尸体。

“黑暗褪去之时,天主信仰灌注进新主之体。弑去罪恶的痕迹之后,光明即会绽放……套路分明的文字预言,这是哪个混蛋放出的预言怂恿的你?”紧紧抱住了特雷夫的脖子。乔里不知自己该哭还是该自嘲的笑:“我一定要撕了它!”

黑暗指的是乔里的吸血鬼之力被抹除。天主信仰的灌注。指的是上帝权杖的力量进入乔里体内净化吸血鬼之力时,激活他吞噬的上帝黑暗面,然后这黑暗面继续被上帝权杖净化。最后只要乔里黑暗力量的延续,也就是特雷夫死去,一切的黑暗断绝后,光明就会绽放了……新的上帝便会降生。

“主人,您是在说我吗?”

暗红色封面的恶魔源典,悬浮在了乔里身边,与恶魔源典一同出现的,是一本氤氲着柔和光芒的白色封皮书,它的尺寸与外形几乎与恶魔源典一模一样,但不同的是它纯洁无暇的白色封面,与高贵的金色镶边,这本纯洁而柔和的古书落到了乔里脚边,它与乔里打了个招呼:“主人,我很想念您。”

“上帝之书,你的主人耶和华死了,是被我杀死的,你为什么叫我主人?”

这本与恶魔源典恶劣本性截然相反的古书,它对乔里传念道:“不,上帝从未死亡,他活在每一个内心怀有光明的人心中。”

无所谓的摇了摇头,失去了吸血鬼之力的乔里只是抱起了特雷夫,对那本白色封皮书说道:“永远的离开吧,撒旦就在我的宫殿里,再不走,你和你的同生兄弟都别想走了,而我……还要去救我的妻子。”

“我不用逃,您也不用逃,我的主人。”上帝之书温和而婉转的声音说道:“您是新生的上帝,是拥有光明面与黑暗面的最完美生物,天主上帝就是您心中的光明,吸血鬼则是您心中的黑暗。善与恶,上帝与上帝,两者的转换只在您一念之间。”

“它能让我的儿子活过来么?”

上帝之书平和的传念道:“只要您怀着仁慈和光明的意念,梦想就会成真。”

“咳!噗……”

被乔里正抱着的特雷夫,冷不丁的剧烈咳嗽了起来,堵在喉咙中的血一口喷向了乔里的脸,然而这些血还未真正喷上乔里的时候,就从他脸颊两侧滑了出去,这些血液不曾在乔里脸上沾染过一丝一毫。

“我……下地狱了么?”

睁开模糊的双眼,特雷夫模模糊糊的视线中,看到了一张满含喜色的脸。棕褐色的头发,碧蓝色的眼睛,红润的脸色,还有特雷夫分外熟悉五官轮廓……这是他的父亲么?

放下特雷夫,乔里狠狠的一拳倒在了特雷夫腹部,砸得他又是喷出了一口黑血。

“清醒了么?臭小子!”

刚才还都哭过的乔里,眼下见到自己只是虔诚的幻想了一下,特雷夫真的活了过来,他立刻沉下了脸,揪起特雷夫的领子提到了自己面前:“我以为你死透了!”

“请原谅,父亲,我必须引诱撒旦出来,让他净化你来完成预言。”

这是特雷夫第四次对乔里说让他原谅自己了,从始至终他一直让乔里原谅的,就是这个意思。

“以后组织什么篡改记忆的大阴谋,别再找我了,我受够了!”放下特雷夫,乔里勾住他脖子用力的拥抱了他:“差点被你骗死,特雷夫。”

“我也不想,可您的性格太容易露出破绽了啊,撒旦不是那么容易进套被我们算计的。”苦涩的抱怨了一句,说起撒旦,特雷夫忽然问道:“对了,撒旦呢,被你消灭了吗?”

“没有呢,那个蠢货还在我的宫殿等我过去找他……”

放开特雷夫。乔里转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四个人,李岩、乔瑟尔、艾达、李尔,他们四个如石化了般趴在地上,张着嘴一动不动的看着乔里,还有和他站在一起的特雷夫。

这算是怎么回事?是他们几个的智慧太低了,以至于无法理解乔里和特雷夫到底发生了什么,从生死对决突然转变成一场类似阴谋得逞后的相拥欢笑?刚才特雷夫的确是死在了他们面前,尤其是乔瑟尔,他亲眼看着那把和虚空剑同级别的神性武器,被特雷夫插入了自己的心脏。这都是必死的伤了。然而乔里一句话就让特雷夫活了过来……这是怎样的伟岸能力!

“乔瑟尔,是么?”

突然地,赤足的乔里朝乔瑟尔这边走了过来。茫然的望着棕褐色头发,碧蓝色眼睛的乔里。他回想着那个邪恶阴沉的吸血鬼。始终无法与眼前这个男人结合在一起。乔瑟尔下意识的点点头:“我是乔瑟尔,你……”

蹲在乔瑟尔身边,乔里看了看他被冻得瑟瑟发抖的身体。于是便将信将疑的伸手抚在了乔瑟尔头顶,结果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乔瑟尔被冻得青紫的皮肤飞快恢复了正常肤色,同时体力也是重新恢复了正常。

“上次你用我的虚空剑往我胸口来了一下,我可还记得呢,对祖先动手的惩罚,你就好好当你的普通人回家吧。”拍了拍乔瑟尔的肩膀,乔里起身走向了特雷夫:“走,我们去找你妈妈,她这会儿应该醒了吧。”

抓起特雷夫的胳膊,乔里向前一跃,他单薄的身体仿佛有什么无形的力量托着一样,赤足凌空走过了风暴台与城主大殿之间的半空,连带着特雷夫也享受了一次踏空而行的待遇。

“不借助任何能量与种族天赋飞空,好神奇的能力,这就是上帝的力量么?”特雷夫惊讶的望着幽深的下方深渊。

乔里随口说道:“算是吧,上帝之书告诉我,光明的内心会让我梦想成真。”

带着特雷夫踏上了城主大殿外面的阳台,两人也是看到了翘着二郎腿坐在虚空王座上的血腥小女孩……撒旦展露在外薇林的形象。

撒旦收起绑缚着橄榄叶的枯木杖,她血淋淋的脖子以危险的弧度倾斜着,低笑道:“哟哟哟,看看谁来了,我好爱的有角先生,你战胜了大魔头,来拯救我了吗?让我们来看看我们的德古拉先生,嗯,您变回人类的样子和你本人很配,看着就是这么让我赏心悦目。”

“……乔里?”这时偏殿走进来了一个女人,浑身缠绕着瑰丽幽蓝色流光的伊诺拉,她看到乔里后立刻说道:“你看我这是怎么了?一醒来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碰什么就会碎什么,怎么办啊!”缓了一下,伊诺拉才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她看了看特雷夫,又看了看发色变了上半身衣服也不见了的乔里,于是便顺着他们的目光,朝王座看了过去。

“嗯?!”

王座上的撒旦,这时候也察觉到情况有些诡异了,乔里的面色看上去太过稳定,根本不像是失去了力量的胆小鬼,而伊诺拉此刻身上的蓝色流光撒旦极为熟悉,这是凡人刚晋升到神灵时,无法控制神力而产生的短暂力量失控时期。

发觉情况不对,撒旦豁然站起身,高举起了上帝权杖。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对于上帝权杖突然失效的情况,霎时令撒旦萌生了退意,可他跺脚完后,依然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仿佛被剥夺了力量的不是乔里,而是撒旦他自己。

“内心怀有光明,我的梦想便会成真。”乔里玩味的笑了出来:“我说上帝权杖失去作用,它就会变成一根烂木头。”

撒旦不由得露出了一丝不安与惊惧:“你……”

“哦,你现在的模样挺不错的,我试试吧……”说着,乔里一招手,被撒旦当做命根子看待的上帝权杖,不可抗拒的从他手中脱手飞向了乔里:“我说,这副八岁女孩的身体就是你永远的身体。”

“不,别这样……唔!!”

撒旦慌慌张张的从王座跳了下来,刚想朝乔里走来,结果他突然痛苦的捂住了独自在地上打滚,等滚完了,他惊恐的尖叫了出来,摸着自己的身体惊恐尖叫。

“我觉得八岁女孩的身体和你挺配的,不是么?安静的做一个少女吧,老朋友!”转过头来,乔里扭头冷眼看向特雷夫:“听说你现在单身?”

眼角抽搐的看了看尖叫的撒旦,特雷夫低头走到了伊诺拉身后:“父亲,这是我第五次道歉了,请您原谅我,别再惩罚我了……”

“但我还是不会放过他的。”冷笑了一声,在撒旦惊恐的注视中,乔里的头发和眼眸,发色飞快的从褐转为纯黑,眼瞳从碧蓝转为了血红,这不就是乔里吸血鬼形态时的模样么?

“你以为凭你能夺走我吸血鬼的力量,就凭这根破木头?”乔里摇晃着橄榄叶木杖,一把捏碎了这根让撒旦当做宝贝的上帝权杖,然后被他从正门大殿的阳台像扔垃圾似的扔了出去。

漫步走上王座,乔里坐在黑龙王座上俯视着撒旦娇小可爱的身体,他淡笑道:“伊诺拉,特雷夫,你们说我该怎么处置他呢……我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上帝梦想成真的力量,一切皆有可能。”

>

烈日炎炎的下午,放学后压抑了一天自由的学生都是跑出了校园,有的去和情侣逛街,有的是和同学去网吧。有一个默默无闻的学生在放学后回到了家,父母还没下班,他便一个人随意的给自己弄了点吃的,随后打开电脑玩起了近期停火热的竞技类网游《英雄联盟》。

排到了匹配队伍,这名学生选好了人物便吃着馒头等待游戏开始,短短几十秒的人物选取等待过去,游戏启动了。

读取中电脑屏幕切换到了另一个界面,全屏模式的人物读条列表,只要所有人下面的进度加载完成就是游戏的正式开始。吃着馒头咸菜的学生刚咽下一口水,他本想着看看对面的对手都选了什么人物,结果这一看之下,他当场把嘴里的东西全都喷了出来。

众所周知《英雄联盟》这个游戏,加载读条的时候,会把队友和对手的人物和加载进度都呈现在屏幕上,让学生喷出满嘴食物的,不是游戏掉线了,也不是他电脑死机了,而是他的好几个队友和对手都不见了!

电脑屏幕上的进度条,只剩下了四个正在加载进度的人物!其他六人都不翼而飞!

蓝方列表有三人,紫方学生自己这边,只有一人!

而让学生控制不住喷饭的是,蓝方队伍的三个人都是他从未见过的人物配皮肤!

黑红色风衣并在身后有一条黑龙若隐若现的人物,恶魔城之王——乔里.莫泊桑。

身边悬浮着无数咒印光影的冷傲女人,战争女神——伊诺拉.贝因。

银灰色长发,手持一把猩红十字剑的男人,吸血鬼之子——特雷夫.贝尔蒙特。

至于紫方……

是个抱着小熊痛哭流涕的小女孩,地狱之王——撒旦。

然后,游戏开始了。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